读卖新闻 专栏 虽然不文雅…?(上品ではないけれど…?)

2010年8月5日翻译

  我在福冈任职时,和一位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官员一起吃饭,发现了我们有共同认识的朋友。这个人忽然笑起来,兴奋地说:

“他为人很好吧!他是我的‘狐朋狗友’。那个人,我连屁股眼儿的皱纹的数量都知道!”

  我不禁笑起来,觉得他的这个比喻很搞笑,令人佩服。刻画人生的好像不仅仅是脸上的皱纹。他们的父母年龄一样大,而且在初中的棒球俱乐部里分别担任右外场手和中场手。听他说,如果地滚球在他们俩之间滚过去,领队就让他们站在一起,打了他们一顿!连谁都不知道的部位都知道,这个比喻代表他们俩有多亲密。
  但是…这个比喻说得太难听了,不切实际。尽管如此,我对这个比喻别有一番好感。我是不是疯了?
  为此我困惑了很久,直到几年后,我读了博多人的代名词――武田铁矢的散文之后,发现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”。他在《ふられ虫がゆく!》(讲谈社文库)里写道:

<九州人经常使用这种下流的言词。有人问他们:“你们俩认识吗?”,只要说“我很熟悉他”就行了,他们却也说:“哪里认识,我连屁股眼儿的皱纹的数量都知道!”>

  这个表现可以说是一种地方独特的表现方法。原来不是那位官员自己创造出来的表现。
  “刎頸の友”(刎颈之交)这个词说得有点夸张,“竹馬の友”(青梅竹马之交)这个词只限于小时候交往的朋友。和这些词汇比起来,那个表现好像可以使用的范围很大呢。话说到此,我突然想到:到底真的有人数过皱纹吗?看着镜子,一条一条地…。不,不想了。如果在列车上想起这种事来,会笑起来的,旁边的人一定觉得很奇怪。
  武田先生的总结中,使用这些表现法的区域是“九州”,但是出生在南九州的我却没听过。那么“皱纹圈”到哪里为止呢?

北九州……使用
山口………不常用
大分………不使用
鹿儿岛……不使用

  做好“使人感觉奇怪”的思想准备,对认识的各县出身者进行了调查,获知:北九州人:“连孩子也这样说呀”;山口县人:“嗯…好像说过”;其他县的人都否定了。不过调查对象极其少,不是正确的结果吧,我觉得。
  但是通过调查,获知了两个骇人的事实。
  第一,是一个位于福冈稍稍偏南的县的出身者的证词。“我们不说‘皱纹’而说‘毛’。如果很熟悉某个人,会说连毛的数量都知道。”我听到这句话,有人拿着镜子蹲下来的样子就浮现在脑海里了。哟…不行,不行。
  第二,是有关福冈至佐贺之间的有明海沿岸的信息。那里有海葵的地方菜,叫“わけのしんのす”。听说这个菜的形状很像“若けえもんの尻の穴”(年轻人的屁股眼儿)…这个句子在当地的方言里会变成“わけのしんのす”。
  这些言词之所以存在,我觉得是因为毫无文雅。有人在“人生”的坡道上向上走,有人却在途中停下来。但是他们都从同一个地点出发。分别走在不同的路上怀念过去,回到以前,不需要任何文雅。有一点下流的笑话才能给生活增添色彩。我也可以感觉到江户人的“べらんめえ”也带着同一种风趣。我在福冈吃惊过后,我也一直想用这个表现方法,只是没有机会。因为朋友的朋友没有出现!

MORE FROM MY SITE